今天洛笙好好写文了吗

这里秦洛笙~
沉迷农药无法自拔
主圈是邦良x
但是cp忠诚是不可能的【谁让他们都那么好吃呢.JPG】
咸鱼文手【。
其实挺想试试画画的(bushi
希望各位大佬喜欢就好
微博@秦洛笙今天好好打游戏了吗

没有什么好说的

最近一个个人都在远离我

我也不想去管了

让我一个人自闭算了


【诸葛亮个人向】某个学霸不交作业的事儿

什么沙雕稷下学院x

这篇是小亮亮中心

hhh就是今天我们级长训人时我想的梗




“今天年纪查作业上交情况,麻烦请那些没交作业的同学们来我办公室一下。”就算是远程喊麦也能听出来老夫子在那一头压不下去的怒气。


“走咯走咯又得挨骂了”“一起走啊”


一个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人从A班闪了出来,跟着人潮走向了办公室。


“哇是A班的欸”“哪个学霸也欠交作业了?”


看着一大堆人,少说也有年级总人数的五分之二吧。进了办公室之后老夫子并没有把怒气表现在脸上,而是说要玩个游戏,让年级前三百名的举手。


全员举手。


“那么接下来请年级前二百名的举手。”


瞬间少了一半。


“年级前一百五。”老夫子仿佛下一秒就要破口大骂。


又少了二分之一。


“年级前一百。”老夫子脸色已经有了几分不悦。


只剩最后几个了。


“年级前五十。”老夫子已经做好充分准备来骂人了。


孤零零的一只手举在半空,显得尤其突兀。


谁也想不起来这位同学是谁,在还仍有一丝闷热的秋天谁会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仿佛没有一丝缝隙。


而老夫子愣是觉得这位像是自己的哪个得意门生,看他冷静的作风越看越熟悉。


——既然游戏已经开始了,哪有不让最后一个玩家出局才结束的道理。


“年级前三十。”


不为所动。


“年级前二十。”


依然没有一丝想要动摇的意思。


“年级前十。”老夫子已经差不多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的了。


周围已经开始窃窃私语,纷纷猜想着这位高材生会不会是A班的哪位学霸。


还没等老夫子把年级前五四个字说出来,就被异常突兀的敲门声打断。


“抱歉打扰了,我们三位本想开校学生会议,可是学生会主席没找到,所以冒昧来这里找。”周瑜皮笑肉不笑,身后跟着的元歌和司马懿满脸不相信年级第一没交作业被叫来挨骂的表情。


这位没交作业的高材生嘶哑开口,“抱歉,昨天有点发烧加上喉咙发炎就没有写作业,明天补给您,”他拉下自己的卫衣帽子,露出一抹冰蓝色,转头看向目瞪口呆的三位校学生会,“走啊,会还开不开了?”


END_


“哈哈哈诸葛村夫没想到你也有被骂的这一天”


“闭嘴吧您”


【邦良】“同居”后的二三事【二】


—我昨晚就写完了但是忘发了x

—没有想到会有人喜欢()

—文笔真的很烂x

—嗯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写完这个系列

零零碎碎的雪花在路灯下飘着,张良本身就属于怕冷的体质,匆匆忙忙的出门也没多拿一件衣服或是一条围巾披着,他忍不住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裹紧了许多。

正在他后悔出门时,一件外套披到了身上,熟悉的味道使他勾了勾嘴角。

“谢谢。”刘邦虽然没看到前面小美人儿的表情,但是也能猜测出张良在偷笑,于是伸手牵过他略为冰凉的手,十指相扣,而张良也能感受到自己爱人的体温源源不断的从手掌心传来,脸红了一大片,想挣开但又舍不得这份温暖。

现在他们像极了一对热恋中的小情侣,就像是每晚都要出来散散步秀秀恩爱,然而他们现在连饭还没吃,张良忍不住打断身边这人的暧昧,“去哪吃饭?”

刘邦凑到他耳边,“前面有一家西餐厅,听说特别好吃,带你去试试?”


西餐厅里有不少情侣,他张嘴咬过刘邦刚切好的牛排,心不在焉的环视着周围。仓鼠球笑了笑,继续切着碟子中的牛排,一块块的喂给张良。

都说西餐厅这种浪漫的地方适合表白,环境优美还有美食,最重要的是还有眼前在走神的小美人儿。就是在走神的张良映入自己眼里后,也是一种摄人心魂的美。

可是,再完美的人也有缺点,就比如他的小研究生,长得好看智商也高就是情商太低。

“刘邦?阿季?”张良在他面前挥了挥手,他突然回神,一脸抱歉,“啊子房叫我?”

“嗯,你看那个像不像是韩信?”刘邦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一头显眼的红色杀马特出现在眼前,脸上竟是刘邦张良从未见过的温柔笑容。

“哦,看来这小子的审美和我有的一拼,居然和我选同一个西餐厅。”刘邦痞气的向他的小奶猫笑着,“子房你看我是不是比他帅?”

“每次我一提到他你就摆出这种笑然后问我帅不帅,你是不是——”张良强忍住笑,“你是不是吃韩信的醋了?”

“是。”刘邦没有否定,一把抱住他,手胡乱的揉着他头顶的软发,“我就是见不得我家良良提起别的男人,怎么了?”

“行了行了现在不是在家你撒开我。”看着他一脸恼怒的想推开自己,刘邦不由自主的吻了吻他的唇。


“回家?”张良跟着刘邦走出西餐厅,却发现他在往相反方向走,于是乎提出疑问。

“当然不,难得能把你带出来,当然要秀恩爱啊,怎么能啥也不干就回去呢?”刘邦把怀里的人搂的更紧了,满眼笑意,仿佛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告他家张良是有多好。

“所以……去哪?”

“商业中心。那里在搞活动,好像是——”刘邦故意停住不往下说,“什么活动?你倒是说啊。”怀里的小奶猫坏心眼的掐了一把他的手臂,刘邦挑眉,“好像是什么情侣默契比赛吧。”



“刘邦,我说了不去就不去!!!”

“媳妇儿去嘛你不去我还能找谁去啊——”刘邦拖长了音,死死拉住了张良。

“滚!!!”



鬼知道为什么,张良最后还是无奈的跟着刘邦来了。据他自己说,就是因为刘邦这个死不要脸的家伙威逼利诱把他拖过来的,真的没有所谓的什么“不去你明天就下不了床”之类的话。

尽管顶着回去之后会被锁在门外的可能性,刘邦还是跑去报了名,而登记的那位女生像是个花痴,看到刘邦就觉得超级帅超级帅,但是她在下一秒就被面前这个超级帅的小哥哥告知他有对象,还是个男的。

噢,这年头,长得好看的小哥哥都去当gay了吗……

“祝你们幸福,第104号情侣。”

TBC_

=完了我是不是每篇文一种文笔x

=下次更新随缘最近事儿有点多(但应该不用多久就会更新

【邦良】“同居”后的二三事

=游戏主播邦x网络写手/研究生良
=小甜饼,可能ooc注意
=如果没人看那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更【。


“子房啊,怎么样,论文写好了吗~”

“没有。”张良用力推开伏在自己肩窝上的那个脑袋,那人也不恼,反而是笑眯眯的把一杯咖啡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随手拨了一下就快要遮住他眼眸的奶白色卷发。这么好看的眼睛怎么能被遮住呢,刘邦这么想着,又揉了揉手感极好的软发。

“别揉了,等会儿又乱了。”

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下最后一个字,张良终于松了口气,这几天他为了码这篇论文已经不知道没睡多久了,说实话,整整两万字写的他肝疼。

他拿起那杯咖啡,放到唇边抿了一口,“啧,好苦,刘邦你没放糖吗?”

“啊——只放了一点点。想着不加糖比较提神。”刘邦仍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手却非常自然的搭在张良肩上。

“下次放多点糖,你知道我喜欢甜的。”张良直接把那只手打掉,“困死了,我去睡会儿觉,半个小时你叫醒我吧,我还有小说要码字。”

“嗯,那我直播完之后叫你吧。”

最后,还是张良定的闹钟叫醒了他,“我就知道,让刘邦准时叫我起床是不可能的。”他揉了揉自己早就乱的不成样子的白发,虽然已经睡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但是困意明显消不去。

听到客厅有声音,他猜到刘邦大概是在直播,也就没走出去,躺在床上,随手从旁边抽了一本书,而五秒之后,他突然想起来他还有小说没写。

“媳妇儿醒了啊。”刘邦轻轻的推开门,看见他早就坐了起来在看着他。“唔啊——媳妇儿我也困了,你陪我再睡会儿吧。”基佬紫死不要脸的凑了过来,伸手揽住了张良的腰。

本来张良也想再睡一会儿的,但是他没有忘记自己还是个写手。“不,我还要写小说呢,你自己睡吧。”说着,他也打了个哈欠。

可是刘邦的手紧紧抱着了他,没有一丝想要放走他的意思,“没事,大不了你就说生病了没写呗。”身后的人的鼻息喷在自己颈后,痒痒的,惹得张良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嗯……”他都这么说了,张良只好乖乖的被他抱着,枕上了刘邦肩膀,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这时的张良实在像只小奶猫,乖乖的,似乎很好欺负。

刘邦看着怀里的美人儿,小心翼翼的给他盖了张被子,自己动都不敢动,生怕无意间的一个动作就打扰到了他的休息。他没睡,只是静静的看着这只熟睡的小奶猫,嘴角微微上扬,停在一个好看的弧度,褪下了平时的虚伪,只有真正的爱意停留在嘴角边。

“唔……”小奶猫醒了,睡眼朦胧,似乎看见刘邦在直勾勾的看着他,疑惑的问了句,“阿季你没睡吗?”刚睡醒的声音也是软绵绵的,他忍不住低头在张良的额头上亲了一口,惹得小奶猫又往他怀里蹭了蹭。

“睡了,只是比你醒的早。”深紫色的瞳孔满是笑意,有时候一些小小的谎话在恋爱中也是有益的。

张良开口想说什么,抬头看向刘邦深邃的眼眸,“饿了。”他生活能力为负,不会做饭也只能靠着刘邦同居后硬生生练就的一手好厨艺勉强度日,为此韩信可不止一次嘲笑过这个“居家好男人”。

“想吃什么?我等会让韩信帮忙带。”

“都行吧,随便你。”他揉了揉眼,有些慵懒的躺在了刘邦身上。

“我,不,帮!老子跟媳妇儿约会呢滚!!!”刘邦差点没被韩信的喊声吓到,然后电话就挂了。

“子房,韩信他……咳,约会去了,要不我们出去吃吧?”

脑子还没太清醒的张良一下转不过弯,迟疑了一小会儿,结果被刘邦误以为是不愿意,“那我叫外卖吧。”

“啊……出去吃吧,话说我也好久没出去了呢。”

TBC_

==QAQ最近好少糖啊x跪求各位太太产粮
==再说一句如果真的没人看我就不写了_(:3)∠)_

啊???今天万圣节吗???
我居然是因为有人向我要糖我才知道的
我要不现在赶紧码个短篇出来?
算了码完也要明天才发
略略略
【跑了跑了.JPG】

【邦良】论媳妇儿突然非常少女心怎么办x

子房房生日快乐鸭x
秦洛笙自己都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bushi



“重言啊……”

“嗯?君主叫我?”韩信放下手中的枪,听到有人叫他之后凑了过来。

“你说,子房最近怎么了,我怎么叫都不理我,然后最近他心情好像就没好过,除了虞姬叫他谁都不理……”刘邦重重的叹了口气,无奈又有点无辜的看向韩信。

“我又不是不知道,军师他最近确实有点反常过头了,前两天诸葛来找他他也是爱理不理的。”韩信歪了歪头,摆出一副爱莫能助的神情。“不过最近这几天是峡谷三周年了吧,会不会和这事儿有关?”

“不会吧,这么喜庆的日子子房为啥会心情不好?”刘邦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

“还是说,你最近惹他生气了?亦或许是他自己有心事?”韩信也没招了,而且我们又不是不知道西汉都是直男,怎么可能会哄人。

“我最近好像也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啊……”

该批的奏折也批了,也好几天没抱他媳妇儿了,刘邦真的想不起来他哪里惹了张良了。

“说啥呢说啥呢,这么热闹也不带我一个。”李白不知道从哪窜了出来,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

“啊是李白啊,来的正好,”仓鼠球没有像平时一样摆出一副厌恶的样子,像是有求于李白似的,这反而让李白怀疑起来。

像是个知情人一样,李白叹了口气,“说吧,是不是又惹子房生气了。”

“嗯嗯嗯,”刘老三狠狠的点了点头,又死命的摇了摇头,“欸不对不对,我最近也没惹他,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最近除了虞姬谁都不理,有点像和谁斗气一样。”

“这样啊,”李白拿起酒葫芦在刘邦头上敲了两下,顺带着也在红毛头上敲了两下,“你们直接去问虞姬啊,是不是傻。 ”

“……别问我了,我是不会说的。”虞姬一脸无奈甚至带着些嫌弃的看了眼刘邦。“还有,你再继续问我就告诉师兄了。”刘邦显然没想到她会把自己欲言又止的样子看出来。

“但是……”刘邦似乎还想问些什么,却被李白捂住了嘴。

“没事了,虞姬妹妹好好休息,我们先走了。”李白有些尴尬的咧了咧嘴角。

“……”虞姬看着三人远去的背影,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向旁边的项羽征取意见。

“你说我到底要不要告诉师兄呢……不过刘老三这次确实有点可怜啊……”

直到峡谷周年庆前一天,刘邦还是没能和张良说上一句话。

每次看到张良时他都是在看书,也没什么好怕的,但是只要一走过去,他就会像受了巨大的惊吓一般突然转过头,然后认出是刘邦之后就会重新转回头去看书,虽然真的很平常,但是每次刘邦都会被他的气场吓到,然后又讲不上一句话。

于是每次被吓完之后刘邦都会在心里骂自己,骂自己怎么这么怂,连和媳妇儿说个话都不敢。

哪怕每次骂完之后下一次依旧说不说话。

没办法,老和媳妇这么冷战下去怕不是就得分手啊,刘邦只好再去找了虞姬。

“刘老三你不会还没跟师兄说一句话吧!”虞姬一见到他就知道又有事。

“……嗯。”仓鼠球不自觉的逃避开她的眼神,仿佛一个做了错事的小孩子终于下定决心去认错。

“师兄这几天之所以心情不好,就是因为他心里有事儿。而那件事,啧,偏偏又特别少女心。这么说吧,就和这几天都峡谷周年庆有关。”

从虞姬那回来之后,刘邦就满脑子都是一团乱麻,就是韩信也发现他不对劲。

“军师这样你也这样,啧,烦死了。”韩信索性抛下这么一句话就屁颠屁颠的跑去找李白了。

确实,他们俩奇怪过头了——一个平时就不怎么说话的人比平时更加少话,另一个天天满嘴骚话的人更是安静的可怕。

26号虽然是峡谷周年庆,但是那天也是师兄的英雄纪念日啊——虞姬的话依旧在脑海里回荡。

真是奇了怪了,子房怎么会这么少女心啊……明明是峡谷最不懂女孩子的人了……

搞不懂。真的搞不懂。能够理解子房的人估计早灭绝了吧。

“不行,还是要照着她说的办。”

张良自己都搞不懂自己在想什么,就是不知道为何会有这么一个想法,但是刘邦居然真的没看穿自己的心思,这让他严重怀疑这家伙在扮猪吃老虎。

……什么扮猪吃老虎,都是假的。

不过这几天峡谷里应该是一片热闹吧,毕竟可是难得的周年庆呢。

他合上手中的言灵书,深深的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因为看书太久而发疼的眼睛。

没事儿,明天,明天才是26号。说不定会有惊喜呢。

张良躺在床上,只能这么无谓的安慰自己。

“子房?子房?”

第二天早上张良是被敲门声吵醒的,而门外那家伙直接推门就走了进来,“子房~生日快乐鸭~”

“……嗯?”刚刚起床的脑子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刘邦就已经把半分钟前刚坐起来的张良又扑回了床上。

“咋了子房是还没睡醒吗”刘邦笑了笑,在他柔软的唇上留下一吻。

“还是说,我在叫醒你之后要先说声早安?”子房天天念叨他一口一句脏话,这个他可不会忘。

“你先放开我。”张良在刘邦身下挣扎了一会儿,像是在闹起床气。

仓鼠球恋恋不舍的放开了他,而刚一放手张良就直接把他踢下了床。

“嘶——好疼啊良良,”刘邦故作夸张的捂着胸口,“没有子房亲亲抱抱举高高就不开心。”

刘邦在峡谷可是叫双面君主呢。老流氓演起戏来那可叫一个惊天动地,弄得他的军师差点儿就信了。

“……”张良大概是起床气还没过,一向精明的脑子可能还没清醒过来,飞快的在刘邦脸上啄了一口,脸红的不成样子。

刘邦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媳妇儿真乖~”

因为今年情人节没有陪张良,刘邦决定在周年庆和子房生日这天带他去浪。

就算不是周年庆,亦或许是其他的什么节日,峡谷里一直都很热闹,因为所有节日对情侣来说不过是换个地方秀恩爱罢了。

“……我说,为什么一定要出来。”张良十分无奈的推了下眼镜,巴不得立马回去看书。

“子房啊,这你就不懂了。”刘邦正色道,“做人嘛,就要讲情趣,哪里能天天在家看书呢。”

张良张嘴想说些什么,手就这么被刘邦拉了过去,全然不顾周围都是人。

当然,旁边都是十分熟悉的人,比如后辈诸葛亮和周瑜,还有跳来跳去的韩信和李白。张良被刺眼的阳光刺得眯了眯眼,像是要把自己摇醒般的摇了摇脑袋,打算不去想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子房。”

晚上在阳台坐着乘凉的张良突然被在旁边的刘邦突然认真的语气吓了一跳。

“啊?”很少听到刘邦这么认真,张良只能一脸懵逼的看着他。

仓鼠球深吸一口气,“子房,我爱你。”

他的手里不知何时拿出了两个同样款式的戒指,认真而又紧张的样子被张良看的一清二楚,他可是从没露出过这样的表情。

“噗嗤”军师一下没忍住笑了出声,接着淡淡的说了句心里话,一直藏在心里,藏了很久很久的心里话。

“我也是。”

虽然声音轻的几乎听不见,刘邦还是一字一句一分一毫全部听清楚了。

璀璨的烟火在头顶的天空散开,散发出耀眼的光芒,而那一层层宛如金粉的光,仿佛都悉数披在了这对拥吻着的恋人身上。

END_

到了~开心死了鸭
呜呜呜真的好看到不得了鸭

腐女们的小计划hhh


今天是很正常的一天……一样的阳光明媚……一样的安静和平……

但是这样的一天一定会发生什么不正常的事。

“欢迎来到王者荣耀”

嗯,一切正常。

……怎么可能正常!

张良拿着言灵之书,在泉水打了个喷嚏。“……emmm有种不详的预感。重言等会帮我打个蓝。”

“良良我帮你打蓝啊!”基佬紫拉着他。

“滚远点。”

张良站在塔里,“嗯?怎么没人?中路没人很不正常啊。”他一下一下的清着兵,一脸疑惑的看着草丛。

突然,他就被几个人一下子拉进了草丛。

“你看!我说是张良嘛,又不信我。”

“居然不是亮亮?好吧好吧。”

“emmm……?”张良一脸懵逼的看着这几个人。

“啊忘了说了,子房啊,你今天很幸运哦~”妲己一脸邪魅的看着他。

“???怎么回事?”张良还没反应过来。

“没什么啦,就是想看小哥哥穿女装而已啦。”安琪拉推了推下滑的眼镜。

“当然,你也可以不答应。嗯……法师一哥张子房死在我们手里,可是个大新闻呢。”王昭君十分自然的玩着手中的法杖。

“…………”

“子房!子房!”刘邦从上路过河道走去中路,“良良!我帮你打了蓝!”

然后在经过草丛的时候他看见了安琪拉妲己王昭君小乔和貂蝉在围着一个人不知道在干什么。

“哎呀是邦哥!来来来有个小礼物送给你哦~”小乔朝他招着手。

“???”和张良一样,刘邦保持着极高的警惕,但是他还是走了过去。

“woc……”刘邦一眼看见了穿着一件米黄色lolita的张良。(邦:不行不行让我擦下鼻血)

“君…君主?!”张良明显还没适应被迫穿上了女装。

被裙撑撑起的小裙子,露肩的上衣,一脸的红晕,安琪拉她们还很贴心的准备了胸垫,这让刘邦一下无法接受。

刘邦立即把自己的披风脱下来披到自家媳妇身上,然后狠狠的在他脸上吧唧了一口。

“喂,离我远点。”张良想把这个家伙推开。

“我不。”刘邦一把揽过他,笑着又在他脸上吧唧了一口。

“啧啧啧……邦哥你别忘了我们还在这。”貂蝉拿着相机在录影,同时还不忘调侃两句。

“哦对,你们还在这。”刘邦毫不犹豫的公主抱起他的媳妇,“良良那么好看,我怎么能让你们拍照。”

“……刘季你放开我!快点放开我啊啊啊!”张良突然被抱起来,脸上的红晕更加明显了。

仓鼠球坏笑了一下,“子房,我们回家。”

“……”张良实在也是害羞,把脸埋到了这人的胸前。

END.

后来听韩信说第二天刘邦张良都没出房门。

然后第三天看见刘邦在房间门口喊着“良良我错了!外面真的很冷!放我进去吧!”